苏享荒谬还原元如下

我是WePhone的开发者,今天我就要走了,App以后不运营了,抱歉。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这样的结果是,我来给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被挤死了。

我和他在世纪佳缘认识,结婚前我已经在她身上花了一块九几万!的钱,上证的前一天他先告诉我几年前有一段简短婚历史(都是以告男方获利20万元结束)我都忍了,一个多月婚姻期间都没有出轨、暴力行为,但我失去了对他喜欢的感觉,关键他爱撒谎,极努力,让我觉得有一种恐怖的感觉,这些和以前他到我老家的时候,完全不一样,我现在才知道的心情婊有多可恶。离婚是一起提出来的,准备离婚时,他总是跟人来我家打搅我,或电话骚扰,恶毒的他竟然用两点来要挟我:

1.我一个人有漏税行为,要举报我

.

2.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,各种暗示可以利用她的亲戚舅舅刘克俭(据,他说不小的公安局的官)的关系,等我产品下的罚款、谈家荡产

他竟然把要1000万天价还有三亚的房子归他。还请了一个素质笨低的流氓律师各种唬我。

我承认自己当时太懦弱,在旅馆里躲了几天后,身心俱疲,最后竟然没有头没有脑那签了那个万恶的离婚协议,现在想起极其羞愤不已,就这个离婚协议把我逼死了,这个协议上每一个字都之心设计,关键是,他明显准备在我给完全款后继续各种举报我,所以加了一句“男方债务与女方事”!

我觉得很绝望。

我资金链已经断裂,实在很绝望。

我没有及时和我的家人求助,现在后悔别说比。他们都很聪明,随时都可以在家乡过来支持我,我就在北京孤军奋战,编出一列很傻的决定。

@世纪佳缘@北京日报@知识分子@中国新闻网@人民日报@法制晚报